<noframes id="hjrj9">

    <noframes id="hjrj9"><address id="hjrj9"><nobr id="hjrj9"></nobr></address><address id="hjrj9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hjrj9"><span id="hjrj9"><th id="hjrj9"></th></span></form>

    <form id="hjrj9"><nobr id="hjrj9"><progress id="hjrj9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<em id="hjrj9"></em>

    <sub id="hjrj9"><listing id="hjrj9"><nobr id="hjrj9"></nobr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<em id="hjrj9"></em>
      請用微信小程序<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>掃碼
     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
      中國登頂珠峰最年長的女性是一位“龍民”
      2021年10月27日 20:53 來源:中新網重慶
      圖為陳旻登上站在珠穆朗瑪峰之巔。龍湖 供圖

      圖為陳旻登上站在珠穆朗瑪峰之巔。龍湖 供圖

        中新網重慶新聞10月27日電 5月23日早晨,迎著初升的太陽,52歲的重慶女性陳旻站在了海拔8848.86米的珠穆朗瑪峰之巔。盡管歷經萬般險難才抵達這里,但陳旻并沒有預想中的狂喜,而是被一種淡然的喜悅包裹。她朝著珠峰北坡,那是祖國的方向,莊重而深情地叩拜了3次……

        因新冠疫情的影響,陳旻在177天后的10月7日才輾轉回到位于重慶龍湖·江與城的家中。陳旻總結這一路:44天攀登了世界最高的山峰,177天走了最遠回家的路。

        陳旻,今年52歲,是國家一級登山運動員、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、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,同時也是龍湖·江與城業主。

        陳旻登珠峰創造幾項記錄:中國登頂珠峰最年長的女性; 2020年12月8日,中國與尼泊爾政府共同宣布珠穆朗瑪峰最新高程為8848.86米,陳旻也是重慶地區首位登頂這個新高度的登山者。

        下定決心攀登珠峰

        4月14日,陳旻從重慶飛抵尼泊爾加德滿都。陳旻所帶的這幾大包行囊里共有160余件物品,除開羽絨服、連體服等防寒裝備,還有高山靴、護目鏡、登山杖、冰鎬等等,足有150斤重。是的,這并非一次普通的跨國旅行,她即將與幾名中國隊員一起,攀登世界最高峰——珠穆朗瑪峰。

        作為女性,又是在52歲的年紀去攀登珠穆朗瑪峰,很多人光聽著就覺得太瘋狂。而事實上,陳旻為此做了足足兩年的準備。

        陳旻出生在青藏高原,成長在群山的懷抱之中,這讓她從小就有一種無畏、勇敢的探險精神。長大后,探險精神依然緊緊伴隨著她——她曾在青海油田做了7年新聞宣傳工作者,每天扛著攝像機奔波在黃沙漫天的戈壁荒灘中。曾3次穿越羅布泊“死亡之!,還曾穿越阿爾金山、可可西里無人區。她還曾無氧攀登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,在兩天水米未進、一路嘔吐的狀態下登頂,身體備受折磨。慕士塔格峰的經歷,一度讓她痛下決心再不登山,只繼續通過跑步、健身和拳擊等運動來保持良好的身體狀態。

        國內著名登山探險家王鐵男是陳旻的老師。2019年3月,陳旻與王鐵男聊起攀珠峰這個話題。其實在陳旻內心深處,她曾不止一次冒出過攀珠峰的念頭,但又迅速地將其否定。

        “你現在身體素質很好,再訓練一年,完全可以攀珠峰。我登過珠峰,我清楚你能行!蓖蹊F男的這番話,讓陳旻內心塵封的探險細胞被重新激活,她當即下了決心:明年,攀珠峰!

        歷時兩年備戰訓練

        陳旻將這個想法告訴她的丈夫,她丈夫沒有一點驚訝,反而很平靜地說:“你這些年一直鍛煉身體,不就是為了攀登珠峰嗎?”知妻莫若夫,聽到這句話,陳旻的眼睛一下涌出了淚水。

        然而,當陳旻通過朋友圈公布這個決定時,圈里瞬間“炸”了,幾乎所有的親友都在反對和質疑,這當中包括陳旻的女兒。陳旻女兒當時在美國讀研究生剛畢業,女兒發來的消息滿含心疼與擔心:“你老實點行不行,別做傻事行不行,我可只有一個媽媽!”陳旻完全理解女兒的擔心,但攀珠峰是她塵封多年又剛被激活的夢想,她決心用自身的行動說服女兒。

        陳旻當天便開始了嚴苛的鍛煉。龍湖·江與城位于嘉陵江畔,出門就是風景宜人的濱江公園,為她提供了天然的運動場。她按照老師的建議,每天沿江跑十公里;兩天一次去健身房進行核心訓練和肌肉力量訓練。陳旻的女兒于2020年6月回國,看到了陳旻對攀登珠峰的向往,身體的狀態與轉變。女兒悄悄發了條朋友圈:“其實很不想我媽去爬山,但是不管咋樣都要支持!

        然而,當陳旻的身體和心理都做好準備時,2020年攀登珠峰的計劃卻因新冠疫情的爆發而破滅。陳旻沒有灰心,疫情封閉期間,小區嚴格的疫情防控和消毒工作令人踏實、安心。她在環境優美、綠蔭蔥郁的小區環境里,依然可以保證充分的鍛煉。在疫情初期的其中一個月,陳旻在小區里完成200公里的跑量。為了提高耐力,陳旻還會進行負重爬樓鍛煉,背著45斤的背包,一次爬2500多級樓梯。小區的管家得知陳旻要攀登珠峰的消息,也不時地給陳旻發來鼓勵的消息:“旻子姐,加油!”

        到了2021年,陳旻的身體狀態甚至更甚從前,她也終于等到了尼泊爾境內的珠峰南坡將于4月重新開放的消息。今年3月初,陳旻還回到了位于青藏高原的出生地,進行了為期半個月的“魔鬼重裝徒步”訓練。此前,陳旻還參加過兩次8000米集訓營,登頂5座五六千米的山峰。

      圖為在小區訓練的陳旻。龍湖 供圖

      圖為在小區訓練的陳旻。龍湖 供圖

        登頂前遇生死危機

        都說珠峰沖頂太難,實際上,在珠峰的每一天也都是毅力、耐力甚至心理的考驗——陳旻和中國隊員從加德滿都沿EBC徒步12天抵達珠峰大本營,緊接著就開始了嚴格的冰川訓練。5月15日,終于盼來了沖頂“窗口期”,陳旻一行人萬般艱難地穿過了恐怖的昆布冰川,終于到達海拔6400米的C2營地,卻因天氣突然惡化,在那里滯留了3天。高寒高海拔且氧氣稀薄、手機沒有信號、沖頂日期遙不可知,陳旻的隊友甚至向他的向導交代起了后事,陳旻也一度想到了“死亡”這個可怕的字眼。

        但對陳旻來說,一切磨礪和付出都是值得的,隨著天氣好轉,終于迎來最后的沖頂期。5月22日晚上11點,穿好裝備,背上12斤重的沖頂包,陳旻與自己的夏爾巴向導第一個出發。

        黑夜的雪山上,40米/秒的狂風夾雜著冰晶呼嘯而過,打得人生疼,步態也被吹得東倒西歪,每走一步都能感覺到入骨的寒冷。在黑暗又陡峭的山路攀爬許久,天光終于大亮,一輪紅日“騰”地一下彈了出來,照亮了整個大地。盡管氣溫寒冷如初,但陽光灑在身上,陳旻感到整個人都有了希望和力量,腳步也變得輕快起來,“我一抬頭,就能看到近在眼前的珠峰頂!

        然而,陳旻距離峰頂還有100多米的時候,卻遇到了生死危機——她整個人忽然呆在原地,動彈不得,意識也在逐漸渙散。走在前方不遠處的夏爾巴向導發現了不對勁,連續拉了兩次綁在二人之間的保護繩索,陳旻都毫無反應,再使勁拽一下繩索,陳旻一個踉蹌,向前挪了一步,又停在原地。夏爾巴向導察覺到情況異常,快步返回陳旻身邊檢查。他發現,陳旻的氧氣面罩唯一的出氣孔已被冰渣堵死,他趕緊將其摘下,敲掉冰雪,重新為陳旻戴上。瞬間,陳旻感覺到一股涼颼颼的氣流涌入鼻腔時,這才清醒過來,身體也重新恢復輕盈。

        事后,陳旻很是后怕的意識到:“當時自己已處在失氧狀態,如果再持續幾分鐘,自己就再也回不了家!

        在世界之巔朝祖國叩拜

        尼泊爾時間8點50分,陳旻憑借自身力量,終于登上了世界之巔。

        這是一個拱形的山坡,只能容納5~6個人同時站立。為了避免危險,夏爾巴向導將陳旻腰間的保護鎖與山頂的保護鎖掛上,這才開始幫陳旻拍裸臉照——凡登上珠峰頂的人,都需要取下氧氣罩拍一張照片,下山后方能以此領取“登頂證”。

        拍完照后,陳旻終于有機會仔細欣賞這個魂牽夢縈的巔峰的模樣。陳旻頭頂是金色的朝陽和瓦藍色的天空,薄紗般的云朵在身邊環繞,如同置身仙境般。此前,陳旻無數次設想過自己登頂的心情,覺得自己應該會喜極而泣或是激動不已。然而,她真正的感受的是一種淡然、寧和的喜悅。她拿出包里的五星紅旗,朝著珠峰北坡,那是祖國的方向,莊重而深情地叩拜了3次。

        陳旻記得,自己在峰頂上總共待了大概25分鐘。那25分鐘,她忘卻了疲憊與寒冷,眼里只有壯美風光,心里無比的充實和喜悅。陳旻內心有個聲音:“一切的辛苦和付出就是為了這一時刻!”

      圖為陳旻登頂后拿出五星紅旗。龍湖 供圖

      圖為陳旻登頂后拿出五星紅旗。龍湖 供圖

        177天后回到溫暖的家中

        下撤回C4營地后,夏爾巴向導白瑪·次仁告訴陳旻,她是團隊里下撤速度最快的,比其他隊友快了足足一個半小時。登頂也是排在首位——與另一名男隊員同時登頂,展現出了優秀的體能、技能和強大的心理素質。

        5月25日,陳旻和隊員們回到了珠峰大本營。原本當天就可以飛回加德滿都,但因為天氣惡化、大雪降臨,直到5月29日,陳旻才隨登山隊才離開珠峰大本營,結束了攀登珠峰的44天歷程。

        “后來,因為疫情原因,我先后輾轉177天,走了一條從尼泊爾-埃及-美國-中國的漫長回家路!标悤F說,10月7日,她終于回到了龍湖·江與城的家中。除了家人的關懷,小區的鄰居、管家、保安、清潔工們也都如迎接親人般熱烈歡迎陳旻回家,并相互分享著陳旻的故事,讓陳旻倍覺感動和親切,“我在焦急尋找回家的路的時候,管家也多次發微信或是朋友圈給我留言,提醒我注意安全、飲食和身體,像家人一樣給我關懷和力量!

        陳旻說,自己的前半生一直生活在北方,搬過很多次家。直到四年前才舉家定居于重慶,而龍湖·江與城是她目前居住過最滿意的小區。正如龍湖“善待你一生”的服務理念,每一天,龍湖物業都在提供最周到、最用心的服務——對業主細心、耐心,有需求便會第一時間提供幫助;對小區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皆悉心維護,讓小區環境歷久彌新;就連小區里的流浪貓,也能獲得物業的關懷與善待。陳旻感嘆:“這不像是個小區,更像是一個親切、溫暖、美好的大家庭!

        此次登頂歸來,物業、鄰居都多次對陳旻說:“旻子,我為你驕傲!”而陳旻想說,作為“龍民”,自己真的感覺很驕傲。

      【編輯:馬佳欣】
      幻女与人XX00毛片

      <noframes id="hjrj9"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hjrj9"><address id="hjrj9"><nobr id="hjrj9"></nobr></address><address id="hjrj9"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hjrj9"><span id="hjrj9"><th id="hjrj9"></th></span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hjrj9"><nobr id="hjrj9"><progress id="hjrj9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<em id="hjrj9"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hjrj9"><listing id="hjrj9"><nobr id="hjrj9"></nobr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<em id="hjrj9"></em>